甚至是到了暮年都没有找到足堪传承的传人终最

www.w858.com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偏偏一殿秦广王自己最知自己事,由于这一次吸纳阴气吸纳得太过于集中,导致诸位兄弟们境界根基并不稳固;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难以再做突破! 换言之,众人的修为层次虽然看

偏偏一殿秦广王自己最知自己事,由于这一次吸纳阴气吸纳得太过于集中,导致诸位兄弟们境界根基并不稳固;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难以再做突破!
 
    换言之,众人的修为层次虽然看起来是大大地向前迈进了一步;但付出的代价却同样的巨大,纵使不是得不偿失,也是弊大于利的;若是云扬仍旧能够保持这般突飞猛进的势头,被他压过一头去只是时间问题而已,而且,这个时间不会太长!
 
    “阎君谬赞,在云扬看来,你们修为的增长,才是真正的快。”云扬此言仍是语出至诚。
 
    上一次见到秦广王的时候,他的修为虽然也是甚高,给自己的感觉很是高不可攀,无可撼动,但根据之后与刀尊者的交手战绩评断,秦广王当时的修为顶多也就是天境初阶的层次,较之刀尊者还要逊色一筹两筹,
 
    自己这一路走来,奇遇无数,收获天材地宝无数,机缘更是多多,才有今时今日的修为层次,然而此际再看一殿秦广王时,竟然仍旧是高山仰止,完全的看不透,至少说明了,现在的一殿秦广王,比自己现在的修为层次还要高出了最少两个境界才是!
 
    甚至是高出更多。
 
    修境进境越高越难有增长,一山一重天之言分说透彻,如高阶修者精进一重天的难度,绝对要比低阶修者提升一重天要慢得多,同时还困难得多才是;然而十殿阎君却能够凭借那个阴魂殿,短时间之内,在连番厮杀的同时,保持飞一般的提升进度,无不说明了那森罗庭的功法,果然是不同凡响,高深莫测!
 
    云扬思忖着,忍不住问道:“这个……秦广王兄,你们修炼的功法是……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想了想,爽快道:“这也没什么不可说的……我们的师父,当年因缘际会之下发现了一处遗迹;那遗迹内中藏有一门特异功法,一门只得入门基础的功法……师父带出来之后,尝试修炼之下,发现这门功法非但威力奇大,而且修行进境亦是神速异常。”
 
    “家师转修这门功法之后,不过短短的十几年时间,便已经提升至可以与天下英雄相抗衡的地步。”
 
    “只是越神奇玄妙的功法,对于修炼者亦有同样严格的要求。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有些庆幸的叹口气。
 
    显然对师父当年收自己入门而没有收别人感到由衷的庆幸。
 
    “只得刚入门的功法便有如斯神效?敢问此功法的要求究竟为何?严格又在何处?”云扬大是好奇的问道。
 
    本来探听修者修行秘法,乃是修者之间的莫大忌讳,只是云扬这会实在是太过好奇,而且也是觉得跟一殿秦广王对脾气,直接将这一节给忽略了。
 
    “要说我们这一脉啊,还真是世间独有。”一殿秦广王骄傲地说道:“我们这门功法进境固然奇速,威力亦是可观,然而达到了一定地步之后,必须要到遗迹原址之处才能开启后续功法。”
 
    “居然还有这等要求,果然特异。”云扬惊讶了。
 
   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能者,才能够做出这样的限定?
 
    当真是匪夷所思,难以想象,超出认知范畴!
 
    “你们师门的那个遗迹……知道是始于什么时候吗?”
 
    “完全不清楚,反正……距离现在,年代肯定是非常非常久远了……事实上,我们对于本门功法的起源早就做过无数的调查,然而无论是故老相传,还是古策记载,完全都没有跟我们这门功法相关的线索,简直就好像从来未曾在这个大陆上出现过……纵观数万年天玄修者修行史,我们是头一波。”
 
    “更有甚者,当年我师父想要开启第二重的时候,竟是……做不到的。”
 
    “做不到?什么修行条件这么苛刻?”云扬越来越奇怪了。
 
    “那条件才奇葩呢,甚至跟普通意义上的修行完全两回事,首要的一个条件,乃是森罗庭这个组织的建立。甚至森罗庭中的十殿大王名字都要以名列俱,各司其职;十殿阎君之下还有黑白无常,阴司判官等等等等……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挠挠头,道:“必须要这些人全部就位,连带每个人的功法功体都达到要求的阶位之后,才能够开启真正意义上的森罗功法,而只要达到要求的地步,天下无敌不过谈笑之事!”
 
    天下无敌!?
 
    谈笑之事?!
 
    云扬登时被震得一愣,这是吹牛么?
 
    貌似以秦广王等人的实力,他们师傅的实力,这个说法当真未必是吹牛,下意识的追问道:“敢问这是哪位前辈留下的传承?怎么听起来……这么高大上呢?按照这种说法做法,岂不就是成立一个小朝廷那个样子?等多就是比较鬼气森森一点!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大点其头,深感赞同的说道:“我们也是这样想的。不过,我刚才说条件奇葩,是真的就是那么奇葩……我们这森罗庭为了得到后续的功法传承,能够有更进一步的机会,当真是拼了命的去发展。”
 
    云扬啧啧称奇:“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世事玄奇莫测,当真是从未听说过这等玄异之事,今天又开了一次耳界。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道:“这还不算最玄的地方……听我师父说,他在得到这个传承的时候,那个遗迹里面其实并没有任何的说明,就只是在一块大石头上刻了十个字而已。”
 
    “十个字?”云扬自负博览群书,这世间鲜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不有感兴趣问道:“什么字?说不定从这字上,我们可以得到一些线索。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皱眉说道:“那上面的十个字,端的没头没尾,要是真有蛛丝马迹可循,我们早就追溯源头……那十个字是宇内起晨风,天外荡流云,我们当真是参详了许多年,却始终没有半点头绪,云公子你还是别瞎耽误工夫是正经。”
 
    云扬也皱起眉头,喃喃道:“宇内起晨风,天外荡流云?”
 
    在这一瞬间,他将记忆中所有的事情急速地过了一遍,挠挠头,道:“这个大陆上基本大部分的古籍我都有些印象……数万年来的大事与高手,以及功法……也都能做到心中有数,但是这两句话,怎么没有半点印象?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也是苦恼的说道:“谁说不是呢,你说按照道理来说,能够做出这样的布置的人怎么能默默无名?既然遗迹存在这个大陆之上,拥有如此惊天动地能为的高人,怎么会完全没有听说过,没有留下任何记载?”
 
    “既然专门楔刻在石头上的这两句话,当年必然是很出名,能够代表这个人的两句话,但是……却毫无印象,这是什么道理?”
 
    云扬皱眉苦思,相关森罗庭传承的这件事,实在是离奇得很。
 
    能够留下这般惊天动地的玄异传承,更兼舍这等巧妙至极的布置;能够让人必须达到什么条件才能进行后续,当真是玄之又玄,难以想象……
 
    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在在表明了,设置遗迹的这个人,必然是在很从容的情况下,修为大成的巅峰时刻,甚至是到了暮年都没有找到足堪传承的传人,最终最终,搞出来的这个考验,留待有缘。
 
    那也就是等于是说……这个人的修为,应该是远远的凌驾于此世所知的所有高手之上!
 
    那么,所谓的天下无敌只如笑谈,还真是确有其事!
 
    只是,这个人又是谁呢?
 
    怎地会一点资料和线索都没有呢。
 
    云扬毫无头绪的胡思乱想了好半响,一殿秦广王充满了希冀的目光慢慢的变成了苦笑:“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,看来云公子也是不知道我师门之源头。”
 
    显然一殿秦广王对于云扬很是重视,抱有莫大希望,毕竟云扬,乃至九尊之传承,同样的玄异莫测,同样离奇的传承,或者有所渊源,有所认知,但现在看来,貌似仍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!
 
    云扬干咳一声:“委实是不知道……不过,既然你们已经得到了传承,那么总有一天是会知道自己的功法跟脚的。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咧咧嘴:“这倒是……说到底这阴魂殿也还是那个人费尽心思设置的机关…用以辅助传人修炼的所在……在这世上,共有十八处……而我们现在,就只是发现了一个而已……”
 
    “另外那十七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地点……对我们是蜜糖,却也同时是毒药,因为光止眼前这一个,就已经让我们十个人几乎送了命;当真简直是一个残酷异常的境地……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一脸的心有余悸:“若是剩余的那十七个阴魂殿,也全都是如此凶险,还不知道咱们最后能活下几个人呢……”
 
    “竟然还有十七个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咧咧嘴,尽是愈发感觉这个森罗庭前途越来越是不可限量。
 
    光只是当前一个阴魂殿的资源,就已经让一殿秦广王等人都提升了这么多;若是十七个全部找到,那又能够推到将这一支传承引领至如何恐怖的地步?

当前网址:http://qdzhongyabafang.com/a/www_w858_comdenglu/20180507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