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愿意再承受一次痛失至亲的苦楚他仍选择坚持

www.w858.com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稍顷,两个人推门进来,恭谨的说道:姑娘家住何方?公子让我们两人送姑娘回家。 另一处客栈。 正有几个血刀堂杀手在商量着如何潜入云府,如何才能杀死目标,那个只有几岁大,

 
    稍顷,两个人推门进来,恭谨的说道:“姑娘家住何方?公子让我们两人送姑娘回家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另一处客栈。
 
    正有几个血刀堂杀手在商量着如何潜入云府,如何才能杀死目标,那个只有几岁大,完全没有抵抗能力,一击必死的孩子。
 
    “依我之见,那孩子如今身在云府之中,强攻绝非上策,我们或者可以伪装成送家中必需物品的商贩……如这种人口众多府邸,日常所要的用度可是非常多,即便是寻常大户人家也都会让相熟的商家直接送到家里去。现在我们只要想办法弄清楚云府平日里需要什么物资用度?又都是由哪家去送的?只要我们打听清楚这些,便可以依计行动。云府纵有许多高手坐镇,却未必会提防这些细枝末节,甚至就算对方实力太强,我们仍旧无法下手,总可借机探查府中各处环境,便于之后的行动。”
 
    “妙计妙计!进可攻退可守,端的妙极!”
 
    众人齐声称赞。
 
    然而就在此时,一个冷冷的声音淡淡道:“妙计?有多么妙?”
 
    为首的杀手登时为之凛然,霍然站起:“谁?”
 
    回答他的乃是一道破门而入的冷冽刀光,以及一声森然冷笑:“下到地下之后,诸位自有大把时间好好商议,看如何才是真正的进可攻退可守!”
 
    血光喷起。
 
    一道紫色身影旋风一般在房中转了一圈,随即便是呼的一下子径自穿门而出,极速消失在夜幕中。
 
    房中,那五六个血刀堂杀手悉数倒在血泊之中,一个个瞪大了双眼,兀自不敢置信,己方竟已全军尽墨,共走九泉。
 
    红袖门,乃是天唐城中一个很有点名气的地下组织,这个组织虽以红袖为名,实则却是一个专门以贩卖妇女,逼良为娼为职的下作势力,可谓臭名昭著;只是这个门派行事素来隐秘小心,以致多年来,虽然不少人都知道这个派门的存在,却绝少人知道其就坐落在天唐城之中!。
 
    亦是在这一天的晚上,一道紫衣身影乍然降临。
 
    随着紫色人影的降临,将红袖门所有暗室秘门全部检查一遍之后,突然间杀机狂炽,红袖门所属上上下下的四百多人,尽数被来人杀了个干干净净!
 
    甚至连那些并未在总舵的门众,也被一一找上门予以击杀。
 
    竟然是赶尽杀绝,鸡犬不留!
 
    是夜,名声在外规模不俗的红袖门,一夜之间彻底瓦解冰消,不存于世。
 
    云扬一袭紫衣,骑着红红,在疾驰中散发神识,全无掩饰肆无忌惮的搜寻着月如兰的踪迹,从最开始的天唐城内中,及至天唐城之外;何处有什么任何一点发现,都会在第一时间催马敢过去。
 
    这三天三夜下来,云扬并没有半点合眼;当真是将这广阔的区域仔仔细细地犁了一遍。
 
    可是月如兰整个人便如是泥牛入海,杳无声息,反而是……在这三天三夜的搜索之中,丧命在云扬手中的各路杀手,已经达到了四百多人!
 
    至于另外那些欺男霸女的恶霸地痞,以及一些见不得光的帮派,丧命在云扬刀下的更是直线飙升到了三千余之数!
 
    无数不平之气亦因此涌入云扬的身体,
 
    但云扬对此全无所觉。
 
    一方面是他现在的全副心思都放在寻觅月如兰这件事上,另一方面也是与神识空间失去联系了许久,对于不平之气的吸收再也没有当初那么的敏感,自然不知道不了解,自己在这方面又增加了多少收获。
 
    对于此刻的云扬而言,心中唯有焦虑。
 
    兰姐!
 
    你到底去了哪里?
 
    云扬心中焦急难以言喻,无由分说。
 
   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,真的想要急死谁吗?
 
    云扬骑着马,仍旧在天唐城内外持续奔驰,心下早已经尽是一片茫茫然的颓丧。
 
    寒冷的天气,滴水成冰,不断地有雪花从天空落下;点滴落在云扬的脸上,身上,那冰冷的触感,让他越发的心中冰凉。
 
    这三天严密搜索下来,天唐城城内当真已经搜索得无可再搜。
 
    要知道,云扬甚至连皇宫都去搜了一遍!
 
    至于各个皇子的府邸,更是重点关注对象,无一幸免,绝无疏漏。
 
    现在,唯一的希望,就是城外了;茫茫大雪中,云扬孤身策马在风雪中徘徊奔走。眼神焦急而疲惫的在四下里打量。
 
    路边的每一条沟壑,每一个树林,每一个被白雪覆盖的坟起,都被云扬催动搜索了一遍。甚至都手动翻开,查看一番。
 
    城东。
 
    城西。
 
    南北……
 
    每一个方向,云扬策马俱都来回寻找,搜索范围越来越远,白雪越来越大,越来越密。
 
    云扬始终没有放弃,完全不理会自身神识损失消耗得越来越严重,纵使是此际的天境修为层次也渐渐负荷不了,力有未逮。
 
    云扬的心中,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,燃烧着整副五脏六腑,周身百骸都如同是在火上炙烤。
 
    此际,云扬已经置身到了城南一千五百里处。
 
    云扬仍旧在细细的搜索着,勉力耐着自己的性子,一点一点的搜索,可是,始终毫无所获。
 
    眼看着时间过去越来越久,天色也是越来越暗,云扬的心里,也越来越是冰冷。
 
    那份明悟,那份心底早已了然的明悟越来越难以抗拒,可是他仍旧不愿意放弃,不愿意再承受一次痛失至亲的苦楚,他仍选择坚持下去!
 
    白雪纷飞。
 
    云扬茫然的策马立于山顶,一袭紫衣,已经污秽不堪。
 
    还有红红,纵使神骏如红红,如此再三再四全无休憩的奔驰下来,也已经到了极限,举步维艰了!
 
    云扬突然扬天怒吼起来。
 
    “你们看到了吗?你们看到了吗!啊?!看到了吗?!!你们怎么忍心!你们怎么忍心就这么离开!”
 
    “一个一个的,都跟着你们离开了!都离开了!”
 
    “我也想离开!想要一走了之!行不行?行不行啊?!”
 
    “我他么早就够了!”
 
    云扬指着天空,撕心裂肺的怒吼一声!

当前网址:http://qdzhongyabafang.com/a/www_w858_comyule/20180507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