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尽过任何一个父亲的责任一直是你母亲将你

www.w858.com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漫天的雪花,并没有因为这一声怒吼而止息,仍旧在悄然落下。 云扬终于颓然吐了一口气,如同失去了所有骨头一般,整个人瘫倒在红红马背上,一声苍凉的叹息,从他口中发出。 这

漫天的雪花,并没有因为这一声怒吼而止息,仍旧在悄然落下。
 
    云扬终于颓然吐了一口气,如同失去了所有骨头一般,整个人瘫倒在红红马背上,一声苍凉的叹息,从他口中发出。
 
    这一刻,他当真连动都不想动了。
 
    甚至,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想做了,不想想了。
 
    从没有任何一刻,他是这样的感觉无力,沮丧!
 
    远方人影一闪。
 
    云扬精神一震。
 
    “兰姐?”
 
    从红红马背上一掠而起,一缕青烟一般飘了过去。
 
    漫天落雪之中,一道雪白的身影,静静地站在一处坟起的土丘面前。
 
    如同雕像一般,僵硬的站立,只是看背影,就已经感觉到无限的萧索。
 
    云扬悄然接近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可以猜一猜,这个人是谁?
 
    另外,明天或者更新更晚,或者没有更新。
 
    明天堂弟手术。
 
    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……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四十八章 跪下!求我!
 
    漫天风雪中,整片山林的树木,都被大雪覆盖,压得枝头低低的。不时地有积雪从树枝上刷的一声落下来。
 
    一个小小的峡谷中,对面的山壁被人为地削平了,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墓碑。
 
    山壁前,有一个小小的坟包,也已经被白雪覆盖的严严实实。在另一侧的山林中,整片树木都被削掉了上半截,只留下半截树桩。看样子是被当做了标记物。
 
    一个瘦削的白衣人,孤独的在坟茔前站立,动作很迟缓的在忙碌着什么。
 
    云扬悄然接近。
 
    心中一阵紧缩。
 
    难道……兰姐已经……这个人难道是在祭奠她么?这……
 
    白衣人在用手一点点的清理坟茔上的积雪,就用自己的双手,没有动用半点玄气。
 
    他很细心很细心的清理着所有。
 
    积雪清理掉,露出黄褐色的泥土。
 
    他甚至很细心的将上面已经枯萎的草茎,也一点点的去掉,将整个坟包周围,都清理了出来,在冰天雪地之中,形成了一个孤独的,独特的景观。
 
    然后他就站在那里,长久的不动了。
 
    云扬提着心接近了这一片,悄无声息的落在山坡的雪地上,身子伏低,整个人就隐没在了风雪中。
 
    等到确定自己的气息,自己的心跳神识,完全控制的不会露出破绽之后,才慢慢的抬头看去。
 
    只见那坟茔前的人影,一身削瘦,一脸苍白,两鬓隐隐有些斑白,看起来,年龄已经不小。
 
    灰白的头发,在寒风中飘拂,眼神苍凉。
 
    一身白衣,却是透露出一种冰雪一般的寒冷。
 
    云扬几乎叫了出来。
 
    这个人,很熟悉。
 
    甚至,交手都已经有过多次。
 
    四季楼,冰尊者。
 
    云扬瞬间想起了很多。
 
    水无音汇报:四季楼冰尊者,秘密进入了天唐城。
 
    秦广王的话:四季楼冰尊者,被我们打断了心脉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如今,冰尊者却出现在了这里。
 
    为什么?
 
    这个坟茔中,埋得是谁?
 
    云扬不期然的想起了杨波涛。
 
    那位玉唐军帅。
 
    却落得身败名裂,身首异处;而他的父亲,正是冰尊者。
 
    而杨波涛之所以落的这个下场,也是因为他的父亲,冰尊者!
 
    风雪潇潇。
 
    下面的冰尊者,突然悠悠的一声长叹。
 
    “涛儿……”冰尊者的声音很苍凉:“……不知道现在,在底下,你的妻子……现在,可原谅你了?”
 
    风声呼啸,将冰尊者的声音吹的支离破碎。
 
    云扬心中一动。
 
    当年杨波涛的死,自己就是在身边;但这……
 
    却又是怎么回事?
 
    “为父,对不住你。”冰尊者浑身骨头都似乎没有了一般,瘫坐在坟前,声音都有些哽咽了:“对不住你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自幼,我就没有养过你;没有尽过任何一个父亲的责任,一直是你母亲将你拉扯成人;长大后,老夫更是对你没有半点帮助……你少年从军,一生征战,千辛万苦,才有今日;但是……却又是为父,将你的一生,完全葬送……”
 
    坟冢寂然。
 
    唯有那苍凉的悔恨声音,在风中飘荡。
 
    “……你在地下,可曾埋怨为父?”
 
    “……哎,你是不可能不埋怨的……”
 
    冰尊者两只手抓起坟前的冻土,捂在自己脸上,浑身颤抖,无声的恸哭。
 
    云扬悄悄看去,只看到冰尊者嘴边,悄然垂落两道凝成了冰的泪水。
 
    “为父后悔了……”
 
    冰尊者声音哽咽,几乎不能成声,模糊至极。
 
    “若是苍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……为父一定自毁修为,就在你家里,当一个垂垂老矣,命不久长的老头子……命不久长又能怎样?但儿子媳妇,都在身前,岂不是比什么都好?什么江湖霸业?什么天下无敌……那都是虚的;都不如……儿子给我敬一杯茶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们没有我,活得好好的……但认了我这个父亲,却瞬间家破人亡……”
 
    冰尊者整个人趴在了地上,浑身颤抖。
 
    “我好后悔!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非要到自己受了致命重伤,才想明白?为什么非要一切都无可挽回,才懂得后悔?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qdzhongyabafang.com/a/www_w858_comyule/20180507/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