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也许是儿子于此世的最后一点痕迹若是不能知

www.w858.com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求? 这个字,在冰尊者一生之中,从未出现过。 此刻一听,瞬间就本能的被激怒了起来:你! 云扬负手在后,眯起眼睛,道:怎么?你除了陷害自己亲生儿子,害得他们家破人亡,别

 
    求?
 
    这个字,在冰尊者一生之中,从未出现过。
 
    此刻一听,瞬间就本能的被激怒了起来:“你!”
 
    云扬负手在后,眯起眼睛,道:“怎么?你除了陷害自己亲生儿子,害得他们家破人亡,别的,就都不会了么?连求人,你都不会了么?”
 
    冰尊者狠狠地看着他,呼吸咻咻。
 
    云扬淡漠的说道:“我不仅知道九霄彩虹草,还知道,这是为了对付九尊;还知道这是杨波涛父亲的阴谋,还知道杨波涛说了什么;还知道一代名帅最大的遗憾,还知道很多很多。”
 
    他微笑了一下,声音平静里却是透露出无尽的残酷:“这些,我都知道。但是,除非别人跪在我面前求我,否则我是不会说的。”
 
    “跪在你面前求你?!”冰尊者狂怒,精神几乎失常:“你做梦!”
 
    云扬点点头:“是的,所以,我现在就去做梦了,您老继续在这里哭吧,恩,对了,这里是杨波涛的衣冠冢吧?埋得是什么?我怎么不知道,杨波涛还有什么东西留下了?”
 
    冰尊者如同要一口将云扬吞下肚。
 
    但云扬丝毫不以为意,淡淡的笑了笑:“告辞!”
 
    转身就走、
 
    “站住!”冰尊者身子一闪,已经拦在云扬身前,一只手,冰雪弥天高高举起。
 
    云扬眼神平静,并不做抵抗:“我现在与你对战,你不是我的对手;但是,我就算毫不还手,你敢杀我?!”
 
    冰尊者咻咻喘气。
 
    “你杀了我,这个人世间,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眼神清澈的看着冰尊者。
 
    冰尊者眼神狂怒,狂乱,但,慢慢地变得担心,胆怯,变得散乱,无神。
 
    云扬就在他面前咫尺之地,而且毫不反抗。
 
    一举手,就能将他击毙。
 
    但是,冰尊者的手,却说什么也落不下去。
 
    云扬淡淡道:“我不想逼迫你;因为,现在的你看起来,只是一个可怜的父亲,想要知道自己的儿子临死之前说了什么……按道理来说,我应该成全你。”
 
    “按照人间情感来说,我也不应该为难你。”
 
    云扬冷冷淡淡的说道:“若是别人的父亲,我会一字不漏的告诉他,哪怕他穷凶极恶,哪怕他恶贯满盈……都无所谓,这最后的消息,我不会不告诉他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你不行!”
 
    云扬眼神中,猛然间射出来深切的厌恶与仇恨。
 
    九尊兄弟的仇。
 
    无数将士的恨。
 
    杨波涛一生的悲剧。,
 
    云扬心中一酸,突然眼睛一瞪,嘶哑的大喝一声:“跪下!求我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四十九章 神骨之秘!
 
    冰尊者身子陡然一颤,一双凶睛死死地盯着云扬,射出森寒的光彩。
 
    他此刻的目光中,唯有仇恨与愤怒,再无其他。
 
    云扬亦是冷冷地看着他,眼神中除了恨意滔天,还有满目森然,如冰胜雪,寸步不让。
 
    感受到那坚决眼神的同时,登时让冰尊者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不跪,对方是一定不会说的。
 
    但冰尊者乃是何等人物?怎么可能下跪?
 
    纵使此际穷途末路,力有未逮,却也是不肯等闲就屈服的。
 
    于是,这里无可避免的演变成了一种微妙的僵持状态。
 
    只是,云扬的气势却随着时间的持续而节节攀升,眼神也越来越见冷冽。
 
    反观冰尊者的气势却是越来越萎靡,越来越低迷下去。
 
    冰尊者始终是重创之身,不复往昔之实力,面对身心均处于高亢状态的云扬,自然不免越来越落下风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云扬陡然踏前一步,脚下积雪轰然翻起,眼神愈发凌厉,沉声一喝:“汝心已寂,还不跪下求我吗?!”
 
    冰尊者近乎强者本能的狂啸一声,眼神狰狞至极:“云扬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 
    云扬冷冷道:“欺人太甚?有吗?我这点手段,却又何能比拟冰尊者大人往昔之万一?冰尊者大人可是将自己的亲生儿子,都活生生地祸害到家破人亡,满门灭绝的地步,我有什么资格在冰尊者大人之前谈欺人太甚这四个字?”
 
    冰尊者狂乱地舞动着手臂:“你为何一定要揪住这件事不放!揪住别人的小辫子翻来覆去的说,会令你很有快感吗!?”
 
    以冰尊者的身份而言,能够这么多已经是莫大的下限,等同是在向云扬认栽了!
 
    但云扬却仍旧不肯放过他,嘿然道:“是啊,看来冰尊者很谙此道,大家彼此交流一下心得可好?!”
 
    冰尊者勉力压抑的暴怒情绪再难抑制,有心暴起,可惜面对着一脸冷漠的云扬,却只无计可施,无能为力。他清晰的感觉到,对方的气势已经凌驾于自己之上,神识更是将自己完全锁定。
 
    而这一切的一切不但说明了对方的实力比自己更强,更笃定要盯死自己!!
 
    纵使自己全盛时期远要比云扬更强许多,但现在的现实却是自己油尽灯枯,有心无力;对上云扬只有徒叹奈何的份。
 
    所以,纵使对方就自己毕生最大遗憾之事对自己再三羞辱,也无力反击,无可奈何。
 
    同样的,他不说自己欲得之秘,自己也只有干瞪眼一途!
 
    这样算下来,竟是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说,对方都是彻底地吃定了自己,自己只余任由对方宰割,戏耍一途!
 
    一念及此,冰尊者眼中一片悲凉。
 
    谁能想得到,名震天下的五大尊者之一的冰尊者,居然会落到这等地步!
 
    若有选择,若非实在是不甘放弃,冰尊者甚至都动了一死了之,不再承受如此屈辱的想法,可是,那也许是儿子于此世的最后一点痕迹,若是不能知悉,纵死也难心安!
 
    “云扬……”冰尊者苍凉的说道:“云公子……我知道,你们恨我,作为玉唐高层,自然知悉我们四季楼对于玉唐之所作所为……然而,老夫此际已经是命不久矣……前次一番变故,致令老夫心脉寸断,回天乏术。现在只是最后一股真元之气支撑着,勉强苟延残喘。”
 
    “云公子如此做法,自然是知道老夫这一生最遗憾的事情,莫过于我儿子的那番变故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知云公子是否能够可怜一个垂危老朽之人,在性命最后一刻,知道我那孩儿……临死之时说了什么……”
 
    冰尊者面容苍老萧瑟,他能说出这样的话,几乎已经与哀求无异了:“只愿云公子……能够告知,老夫纵然即刻便死,纵使身在九泉之下……也当感激不尽!”
 
    云扬冷冷的看着他,淡淡道:“名震天下的冰尊者,四季楼的中坚,居然也有摇尾乞怜的一刻?看来是知道自己山穷水尽,再也无能为力了!”
 
    冰尊者屈辱的低下头,突然连声咳嗽,一滴滴鲜血,从他嘴里溢出来。脸色更加的苍白起来。
 
    云扬哼了一声,道:“我也无意强人所难,就如你所说,一个垂危老朽之人,纵然当真跪我,于我也是无益。只不过……既然要求人,就要有求人的代价……而能够打动我这个玉唐高层的,相信冰尊者大人应该很清楚,心知肚明才是!”
 
    冰尊者喘了一口气,道:“还请云公子明示,老朽为达遗愿,自当尽力。”
 
    “四季楼!”
 
    云扬淡淡道:“我想要知道四季楼的事情,所有事情!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qdzhongyabafang.com/a/www_w858_comyule/20180507/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